• <tt id="ryov5"></tt>
    <mark id="ryov5"><noframes id="ryov5"><tt id="ryov5"></tt></noframes></mark>
    <u id="ryov5"><small id="ryov5"></small></u>

    <source id="ryov5"><menu id="ryov5"></menu></source>

    <small id="ryov5"></small>

    1. 逆境求變 旅游業者“圈粉”有道

      分享到:

      逆境求變 旅游業者“圈粉”有道

      2022年07月28日 09:26 來源:《中國新聞》報
      大字體
      小字體
      分享到:

        【《中國新聞》報記者李騰飛 見習記者羅艷 報道】“獨庫公路變堵哭公路”“新疆被全國游客擠爆了”“全國一半的人都在云南”……今年7月,國內旅游熱門地區的“人從眾”景象在社交平臺上刷屏。在距離獨庫公路2700公里的北京,來自旅游行業的大公司、小微企業從業者和資深導游近日接受《中國新聞》報采訪,分享他們在面對風浪時如何靈活調轉“船頭”迎來市場回暖,同時提供更優質豐富的產品,在旅游業進入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繼續“圈粉”。

      連接新疆南北疆的的獨庫公路被譽為“中國最美公路”。(<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記者 王小軍 攝)
      連接新疆南北疆的的獨庫公路被譽為“中國最美公路”。(中新社記者 王小軍 攝)

        大型公司調轉“船頭”:從出境游到周邊游

        “主營業務都停滯了,只能在本地游方面做我們能做的。”眾信旅游集團(下稱“眾信”)媒介公關經理李夢然如此概括半年來的工作。

        作為國內首家民營旅行社上市公司,眾信原本的主營業務出境游受疫情沖擊嚴重。年初至今,在跨省游未恢復的現狀下,本地游成為為數不多的著力點。

        結合北京當地資源,眾信近年來推出故宮國博、冬奧主題、夏天露營溯溪、營地教育等研學游產品。“去年疫情好轉時,我們還探索了展現生物多樣性的云南高黎貢研學旅行產品,獲得客戶一致好評,但今年疫情反復,跨省游再次受到影響。” 李夢然說。

        早在2016年,眾信便嗅到研學旅行的商機,成立以環球項目為主的游學部。2020年后,項目重心從國外轉向國內,然后又轉到市內。

        在李夢然看來,受疫情防控常態化影響,人們的消費習慣和出游需求產生變化,親子游、周邊游、戶外休閑游持續火爆;且“雙減”政策下,家長們更愿通過研學旅行的方式培養孩子綜合能力。“眾信看好該發展空間,緊跟相關政策,在北京本地市場不斷嘗試新的模式,渡過難關。”

        7月23日,眾信首度參與開發的世界主題親子自然教育農場開業,構建“旅行社+地方+境外游”三方優質資源內容的多元化消費場景,打造特色鮮明的親子農場IP。

        此外,眾信開始與外國駐華使館合作,推出體驗不同國家風情的“親子學堂——未來外交官系列產品”。如通過今年清明假期的走進以色列大使館項目,孩子們學習了以色列格斗術“馬伽術”;暑假期間,走進泰國大使館、走進斯里蘭卡大使館等活動也頗受歡迎。

        李夢然坦言,民眾的出游熱情一直都在,當市場上釋放了諸如政策放開的利好信號時,集團的咨詢電話和網站訪問就會得到反饋。不過,旅游畢竟不是剛需,從反饋落實到報名,客戶仍有觀望、考慮風險承受力或通過周邊游“試水”的過程。

        “眾信是大體量的旅游集團,單靠本地業務無法挽回損失。”眾信高級副總裁張磊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說,“很多面向小微企業頒布的政策,我們享受不了。”稅收優惠、不抽貸不斷貸、打通融資渠道等,是大公司也需要的支持。

        張磊還建議,對優秀的旅行社可否經等級評定、規范經營等給與一定的資金支持,能否通過監管部門進一步幫助政策落地,“面對不斷向好的市場環境,我們能感受到上級主管單位對旅游業的關切,也渴望行業盡快恢復生機”。

      親子游、周邊游產品很受歡迎。(受訪者供圖/《中國新聞》報 發)
      親子游、周邊游產品很受歡迎。(受訪者供圖/《中國新聞》報 發)

        小微公司找“痛點”:“用戶想不到的細節”都是商機

        疫情下,比起大公司,小微企業抗風險能力更弱。但從業者程京艷一直逆流而上。

        2020年,她離開供職一年多的去哪兒網,和朋友創立北京兜風國際文化交流有限公司,為京郊民宿做代理運營,承接團建項目,撐起了“京兜兜周邊游”品牌。

        “疫情反反復復,團建基本停掉,民宿也受到比較大的影響。”當很多從業者“逃離”時,程京艷卻從未動搖。“我對旅游是真愛,另外也因為做得比較久,2007年踏入這行,手里掌握了多方資源。”

        今年3月,根據疫情形勢,北京市發布了民宿暫停接客的通知。程京艷開始琢磨著向自媒體轉型,將目光投向抖音短視頻。

        拍什么?如何變現?刷了一些相關視頻后,程京艷決定通過找用戶的“痛點”來吸引“粉絲”。

        “我的視頻不推薦門票,而是告訴大家有什么好玩的、應該怎么玩、怎樣‘避雷’和省錢,讓游客少走彎路。”程京艷的每個視頻都會籌備兩三天的時間,從寫腳本到親身體驗,再到文案、配音、配樂,每個環節都不含糊。

        “比如說有沒有停車的地方?哪里的潑水節16周歲以下都可以買兒童票?游玩點工作日的固定閉館時間是哪天?電動車的充電樁在哪兒?用戶想不到的細節,我們都能找出來。”程京艷說。

        前三個月沒有成交量,但每天增加二三十個“粉絲”。7月,北京周邊游回暖,程京艷月初掛出水上樂園團購鏈接,不到一個月就達成了6.3萬元人民幣的銷售額。

        程京艷對行業前景抱有信心,她也希望“基層單位在貫徹上級防疫政策的時候不層層加碼,才能推動旅游業更好發展”。

        個體導游直播帶貨:“資深”就是流量的源泉

        “我沒想過轉行。別人是干一行愛一行,我愛一行干一行。”曹震,一名從業14年的導游,也是“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冬奧火炬手、全國導游大賽金獎得主、北京導游大賽冠軍……現在,他還是“粉絲”數量超86萬的抖音博主。

        2019年11月,曹震帶完一個歐洲團回國后不久,疫情暴發了。無團可帶的日子里,一些同行做起了直播,他也決定試試。

        一張宣傳頁,一部手機,一個云臺,準備齊全后,2020年7月21日,曹震開啟了直播首秀。他連續播了四五個小時,領著網友“云游”故宮,最高峰時有40人同時觀看。“我帶團的上限也就40多人,直播間的數據讓我感覺帶了一個大團,很有成就感。”

        曹震的直播間在線人數很快過萬。三個月后,他應平臺之邀先后前往貴州和廣西,圍繞茶園、銀器、“長壽之鄉”巴馬等開展旅游推廣活動。

        疫情反復的大半年里,除周二休息和特殊安排外,曹震每天都很忙碌:早晨5:10起床,7:50在故宮、天壇、頤和園等景點開始第一場直播,11:00左右結束后簡單解決午飯,12:50開始第二場直播,15:00左右下播,然后拍攝解說短視頻并在回家的地鐵上剪輯,晚上準備次日的視頻文案或閱讀歷史類書籍更新知識儲備……

        兩年來,直播帶貨的收入不比從前帶團少。不過,曹震仍在等待著線下旅游全面放開的那一天。

        (完)

      【編輯:房家梁】
      發表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9201號]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5699788000 舉報郵箱:jubao@chinanews.com.cn 舉報受理和處置管理辦法
      Copyright ©1999-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評論

      頂部

      天天亚洲欧美日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