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ryov5"></tt>
    <mark id="ryov5"><noframes id="ryov5"><tt id="ryov5"></tt></noframes></mark>
    <u id="ryov5"><small id="ryov5"></small></u>

    <source id="ryov5"><menu id="ryov5"></menu></source>

    <small id="ryov5"></small>

    1. 分享到:

      在小區安家還出門溜達 武漢小區出現野生“貉”上熱搜

      在小區安家還出門溜達 武漢小區出現野生“貉”上熱搜

      2021年07月05日 04:48 來源:武漢晚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在小區安家,還出門溜達

        武漢小區出現野生“貉”上熱搜

        近日,“武漢一小區出現多只貉”沖上熱搜,引發網友討論。長著黑眼圈、有點像浣熊的貉,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它為什么會出現在人類聚集的小區?會不會對人造成傷害?7月4日上午,記者帶著這些疑問,來到了貉出現的東西湖某小區進行探訪。

        在小區里“安家”

        “一家四口”出門溜達

        得知記者是來尋貉的,小區物業管理人員熱心地指明貉在小區內的窩,但一直提醒記者,不要嚇到它們。

        在一處樓棟的隔空層里,記者看到了貉的“家”,一旁茂盛的灌木與殘疾人通道的欄桿相圍,形成了天然的屏障。就在記者與物業人員交談時,一只幼貉以極快的速度,從灌木叢沖進了“家”中。

        “這應該是最年幼的一只,窩里大約有四只,一只公的,一只母的,還有兩個幼崽。”一層居民張健是小區里最早發現這些小家伙的,它們的洞穴就在張健家窗戶下,因為隱蔽,以前也有流浪貓在此筑巢。6月27日上午,張健第一次在飄窗外看到了其中一只,站立在殘疾人通道上,探頭探腦。他趕緊拍下來,發到小區業主群內,請大家辨認這是什么動物,并請物業關注。

        接下來的幾天,這“一家四口”常在張健的窗戶外溜達。張健說,他拿出手機悄悄拍下它們的時候,它們也在和自己對視,看起來很可愛。

        7月2日,在通過網絡搜索確認這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貉后,小區物業與武漢動物園救護中心取得聯系。記者電話聯系上當天趕到現場的武漢動物園網民園長花蝕,他說根據他的經驗,進城的貉,主要是夜行生活,正下午的時間會找地方躲著不露頭。通過業主拍攝的視頻看,那群貉是一個媽媽帶著出生不到一個月的孩子。無論大小貉,都對人比較謹慎。“綜合判斷,這群貉應該是從郊區擴散到市內的野生貉,我要沒記錯,大城市小區里出現貉這種情況,武漢是繼上海后第二個。”

        城市環境變好了

        貉就進了城

        記者注意到,武漢動物園官方微博的聲明中有這樣一句,“經實地調查,我們發現該小區附近有較多的林地、濕地環境,且無養殖場,這群貉應該是郊區擴散到市內的野生貉。”

        花蝕告訴記者,貉進入人類生活的小區,說明城市的生態環境在變好。貉所在的這處小區,是一個十多年的老小區,灌叢豐茂,樹木參天,采訪當天記者一直能聽到鳥叫蟲鳴。小區附近還有濕地和公園,擁有大片林地。一位小區業主說,東西湖湖多,水資源豐富,常常能聽到蛙叫。

        貉作為一種小型犬科動物,吃雜食,既吃青蛙、老鼠、昆蟲、小魚、螃蟹等肉食,也吃植物根莖、果子、樹葉等,而貉出現在小區里,說明小區里“食物豐盛”。而且,貉很聰明,好奇心重,學習能力強,它們晝伏夜出,懂得和人保持距離,更不會攻擊人。“貉存在對人的影響,大概就能比作大號的黃大仙兒吧。”花蝕說。

        一些在小區里見過貉的居民告訴記者,最初他們不知道這是什么動物,的確有點害怕,但在得知這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且不會對人類產生威脅時,他們其實很開心這些動物出現在小區里。小區居民聽取了專業人士的意見,不投喂,不攻擊,處理好垃圾,與它們保持安全距離。

        野生動物與人類共同生活將成常態

        當很多市民驚呼貉“闖入”武漢的時候,其實不僅武漢有貉,上海、南京、杭州……有貉的城市很多,它們的分布遍及了近半個中國。

        2020年,上海松江區的一個野生貉種群,擴散到了多個小區當中。根據上海的經驗,進入小區的貉,在正常情況下不會攻擊人,會主動保持和人的距離,是一種能夠和人共存、不會帶來多少負面影響的野生動物。

        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博士生導師、研究員王放的團隊對此一直有跟蹤研究。記者電話聯系上王放教授,他介紹,目前上海已經有約150個小區內發現了野生貉,保守估計,全市至少有5000只,大多是近三年出現的。絕大部分小區居民,在初次發現貉的存在時都驚慌失措,但隔一陣就見怪不怪了。

        貉是土生土長的原住民。從大小興安嶺到北京,從陜西太行山到長三角,再到福建廣東、西南到云南貴州,近半個中國都曾經是貉的自然分布區。近年來,他們逐漸在城市中找到了棲息空間,藏身環境從洞穴和樹根,變成了居民別墅陽臺下面的裂縫、墻體的空隙、儲藏室、橋墩的裂縫、廢棄的下水道等等。

        “貉發生這樣的變化,是城市環境變好和野生動物主動適應兩個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王放教授告訴記者,一方面,隨著城市繼續擴張的減緩,城市生態在不斷恢復過程中,無論是北京、上海、深圳,還是武漢、成都、昆明,一個又一個森林公園和濕地得以恢復,城市建立起中央綠帶、環城綠帶,這些生態空間讓市民的生活更加美好,也讓野生動物有了棲息空間。另一方面,野生動物也在主動適應著我們的城市,一部分野生動物“城市化”是全球普遍的趨勢。

        “以我們在上海觀察到的情況,貉的學習能力和適應能力非常強,他們原本是晝伏夜出,但現在白天也會出現在小區,因為它們發現早晚高峰時,小區人多,反倒是下午三四點,人不多時可以出來。他們還會捕撈錦鯉、撿貓糧、翻垃圾尋找食物,有點狡猾,日本貍貓的原型就是貉。”

        對于有網友擔心貉是否攜帶傳染病,王放教授說,理論上作為犬科動物,貉是狂犬病的潛在宿主,還有可能攜帶疥螨、犬瘟熱、細小病毒等,但實際上城市松鼠、刺猬、野兔、遷徙鳥類,很多動物都存在攜帶病毒的可能,大部分人畜不共患、小部分對人類有危險,需要野生動物疫源疫病監測部門持續監測。

        貉這種小型獸類,如果出現了一個帶崽的雌性,很可能周圍的社區、公園內,還有野生貉,只是沒人注意到或者沒人報告而已。在貉的管理上,上海的經驗將為武漢提供有益借鑒:當小區內貉的數量較少時,請市民保持安全距離,尊重和保護他們;當數量過多時,相關部門將數量過多的幼貉捕捉并安全轉移到更適合它們生活的城市野地,同時在各個社區嚴格管理生活垃圾,防止投喂野生貉。這個過程中,需要相關部門持續做好監測。

        “擁有貉,是城市的幸運,生物多樣性是世界本質,也是城市生態恢復的結果。”王放認為,人和野生動物的沖突與共存,也許將會是武漢、上海、北京等一個個不同城市管理永遠的課題,也是城市生態恢復過程之中的必然過程。

        記者蔡欣星

      【編輯:黃鈺涵】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天天亚洲欧美日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