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ryov5"></tt>
    <mark id="ryov5"><noframes id="ryov5"><tt id="ryov5"></tt></noframes></mark>
    <u id="ryov5"><small id="ryov5"></small></u>

    <source id="ryov5"><menu id="ryov5"></menu></source>

    <small id="ryov5"></small>

    1. 東西問 | 程恩富:中國經濟學理念為何是馬學、西學、國學的綜合體?

      分享到:

      東西問 | 程恩富:中國經濟學理念為何是馬學、西學、國學的綜合體?

      2022年07月28日 19:48 來源:中國新聞網
      大字體
      小字體
      分享到:

        中新社北京7月28日電 題:中國經濟學理念為何是馬學、西學、國學的綜合體?

        作者 程恩富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學術委員會副主任、首席教授

        關于中國經濟制度從哪里來、向何處去,一直是經濟理論界的熱門話題。

        回首歷史,中國經濟制度和經濟思想不斷從內外汲取養分,逐漸形成了一套具有中國特色的經濟理論體系。深入分析,這一特色體系不僅有“馬學”的主體,“西學”的借鑒利用,還有根植于中國自身的“國學”基因。

        “馬學為魂”

        “馬學”是指中外馬克思主義知識體系。這里的“馬學”,指的是中外馬克思主義經濟知識體。它是在唯物史觀和唯物辯證法指導下形成的內容極為豐富的中外馬克思主義經濟思想。強調中國經濟學現代化必須堅持“馬學為魂”,就是要始終堅持馬克思主義經濟學是中國現代經濟學的根本和主導。

        換言之,中國經濟學的現代化,在研究方向上,必須始終毫不動搖地堅持唯物史觀和唯物辯證法的指引,沿著馬克思的理論的道路前進;在內容上,必須毫不動搖地以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知識體系中的基本范疇、科學原理為主體,面對新的歷史條件進行拓展和創新;在處理中外多元經濟思想的關系上,必須毫不動搖地堅持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的指導地位。

        “馬學為魂”是中國經濟學現代化必須強調的根本原則。中國經濟學的現代化,絕不是一個簡單的時空發展概念,而是在時空發展中的不斷科學化的過程。只有“馬學為魂”,才能保證實現中國經濟學的現代化創新始終沿著科學的軌道前進。

      2018年5月4日,江蘇南京的觀眾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歷史文獻展上參觀。<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發 蘇陽 攝
      2018年5月4日,江蘇南京的觀眾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歷史文獻展上參觀。中新社發 蘇陽 攝

        同任何領域的學科一樣,經濟學有科學與非科學之分。科學的經濟學必定是能夠揭示經濟現實的內外在機制和發展變化規律,深刻地從本質原因闡明表面經濟現象的學說。它必定是能夠分清經濟現象的真相與假象的學說,從而是能夠指導人們遵循客觀規律從事經濟實踐,推動經濟的社會形態按其內在規律向前發展的科學。

        由于經濟學研究的現實對象與人們的物質利益關系不可分割地聯系在一起,因而只有徹底拋棄為私人及其集團謀利益的狹隘眼界,站在客觀公正的立場上,才有可能做到實事求是地反映經濟現實的本來面目,使經濟學成為科學。顯然,只有站在工人階級立場上的經濟學,才有公正無私的可能性;而只有貫徹唯物史觀基本思想,才能客觀辯證地揭示經濟現實的真相。

        在人類有經濟思想以來,能夠實現唯物史觀科學思想與公正無私的立場相統一的經濟學,唯有馬克思經濟學和后馬克思經濟學。這就是中國經濟學現代化為何必須“馬學為魂”的緣由。

        “西學為鑒”

        “西學”是指西方馬克思主義以外的知識體系,主要指闡述西方主流經濟思想的西方經濟學。

        我們所說的“西學為鑒”,是在“馬學為魂”前提下對“西學”有揚有棄的借鑒和利用。

        按照中國古代哲學的“體用”一般含義,“體”是最根本的、內在的,“用”是“體”的表現和產物。從這種“體”“用”一致的思維看“馬學”與“西學”,可以看到,兩者之“體”存在唯物史觀和唯心史觀基本方法的根本區別,存在勞動價值論與要素價值論基本觀點的根本區別;相應地,兩者的“用”或者說表現形式和發生作用的方式也存在一些差異。

        譬如,在理論結構上,西方經濟學分為微觀經濟學和宏觀經濟學兩大缺乏有機聯系的理論板塊;而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則從抽象上升到具體,是一個再現一定歷史條件下的社會經濟形態的有機理論體系。然而,如果把“馬學”與“西學”的“體用”區別絕對化,容易陷入孤立地對待“馬學”、“西學”的形而上學誤區。

        我們在堅持“馬學”“體用”一致的同時,有必要提出“西學為用”,這與毛澤東提出的“洋為中用”的思想是一致的,是批判地借鑒和利用的意思,而非“體用一致”意義上的“用”。

        在對待“西學”的態度上,馬克思為我們樹立了講科學的榜樣。他把資產階級經濟思想史上的“在科學史上是有意義的,能夠多少恰當地從理論上表現當時的經濟狀況”的經濟見解,作為創立《資本論》的思想來源之一。在徹底批判資產階級經濟學非科學性和辯護性的同時,對于資產階級經濟學家提出的有一定合理性的經濟范疇和科學原理,馬克思采取的態度是,對它們用唯物史觀的分析方法進行“術語的革命”和分析改造,并加以充分運用。

      在湖北宜昌一書店內拍攝的的馬克思著作《資本論》(拍攝于2008年10月)。<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發 任衛紅 攝
      在湖北宜昌一書店內拍攝的的馬克思著作《資本論》(拍攝于2008年10月)。中新社發 任衛紅 攝

        毫無疑問,我們今天也要充分地運用現代西方主流與非主流經濟學的思想資料,學會從中篩選、改進和吸收一切有價值的科學思想成分,融入有中國特色的現代馬克思主義經濟學體系之中。在這個意義上說,中國經濟學的現代化必須與國外經濟學實行“引進來、走出去”的雙向交流。

        “國學為根”

        “國學為根”,就是要在中國經濟學現代化過程中,重視中國古近代經濟思想中的精華,并以此為根基。

        在唯物史觀看來,中國本土歷史上形成的各種經濟思想,都是一定歷史時期經濟事實的多重反映。它們直接、間接甚至扭曲地反映著的,不僅有在相同歷史條件下各國普遍存在的經濟因素,而且有中國特殊的國情和文化因素,這些特殊性因素所生成的經濟思想屬于中國經濟學之“根”。同時,借用生物學的說法,傳統的經濟因素屬于中國經濟形態的“基因”。只要中國作為民族國家還存在,這些“基因”就會存在。在中國經濟學現代化的進程中,始終重視中國的特殊國情和歷史傳統因素及其經濟思想,才有助于形成具有中國特色的現代馬克思主義經濟學。

        不言而喻,古近代經濟思想不可能達到唯物史觀思想方法的高度。作為認識主體的經濟思想家,除了少數人代表革命農民的利益之外,多數人站在統治階級或剝削階級立場上,觀察和分析經濟問題。他們對當時經濟形態的理解,不能不有一定程度的表面性和片面性,有的往往是扭曲地反映經濟現實。因此,我們主張以“國學為根”,不是說可以簡單地、不分青紅皂白地弘揚“國學”,而是主張剔除其封建性的糟粕,吸收其體現中國優良傳統的、科學性的精華。

        歷史地看,中國古近代經濟思想中,包括許多給當代人諸多啟發的科學成分。例如,我們在史書中可以讀到“勞則富”“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治國之道,必先富民”等等,這些經濟思想認識到勞動創造財富,富民才能強國,主張愛護勞動力,珍惜勞動時間,崇尚節儉,反對浪費;中國古籍中關于預先規劃國家經濟活動、封山禁獵、封湖禁漁等記載,包含著從全局布局生產力,力求經濟持續發展等等,可以說是現代國家調控、可持續發展思想的先聲。這些思想反映了人類社會經濟運動的一般要求,具有長遠的思想價值。

        顯然,在推進中國現代經濟學具有中國特點、中國氣派和中國風格的過程中,如果忽視“國學為根”,而推崇經濟學的“西化”“國際化”,進行西方經濟學的“思想拷貝”和“學術盜版”,其后果只能是使越來越多的經濟學人變成忘記本國的經濟思想史和經濟史,缺乏民族精神和學術創新能力的“理論搬運工”。

        中國向來十分重視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汲取和弘揚,中國現代經濟思想中富含很多中國古代先賢關于發展經濟、恤民強國的豐富思想,如中國領導人曾引用《管子》中的“政之所興在順民心,政之所廢在逆民心”,《道德經》中的“以百姓心為心”等古代典故箴言,體現了古代民本思想古為今用。再如,“鄉村振興”“三農”等理念,與中國古代的以農為本思想具有鮮明的歷史承繼性,體現出深邃的傳統文化基因。

      2014年8月,江蘇南京,參觀者在欣賞書法作品《道德經》全卷。<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發 安東 攝
      2014年8月,江蘇南京,參觀者在欣賞書法作品《道德經》全卷。中新社發 安東 攝

        概而言之,我們應科學耦合“馬學為魂、西學為鑒、國學為根”的有機綜合體,不斷推動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和二十一世紀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的守正創新,不斷推動中華優秀傳統經濟思想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不斷推進整個經濟科學的知識創新、理論創新、方法創新,更好地服務于加速中國社會主義經濟現代化、促進世界經濟文明和塑造人類命運共同體。(完)

        作者簡介:

        程恩富,1950年生于上海市。現為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學部主席團成員,經濟社會發展研究中心主任;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兼首席教授;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院長。第十三屆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委員;擔任全球學術團體——世界政治經濟學學會會長、中國政治經濟學學會會長、中華外國經濟學說研究會會長;主編《世界政治經濟學評論》《國際批判思想》兩份英國出版的期刊;兼任日本經濟理論學會國際委員、俄羅斯圣彼得堡大學榮譽教授,以及中國西北工業大學、山東大學、上海財經大學教授;曾在美國、俄羅斯、日本、越南、意大利、印度等10個國家發表600篇文章、40部著作。

      【編輯:劉歡】
      發表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9201號]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5699788000 舉報郵箱:jubao@chinanews.com.cn 舉報受理和處置管理辦法
      Copyright ©1999-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評論

      頂部

      天天亚洲欧美日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