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ryov5"></tt>
    <mark id="ryov5"><noframes id="ryov5"><tt id="ryov5"></tt></noframes></mark>
    <u id="ryov5"><small id="ryov5"></small></u>

    <source id="ryov5"><menu id="ryov5"></menu></source>

    <small id="ryov5"></small>

    1. 分享到:

      東西問·中外對話 | 世界是否正在陷入衰退?

      東西問·中外對話 | 世界是否正在陷入衰退?

      2022年07月23日 18:33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視頻:【東西問·中外對話】歐洲企業家:中國將比其他國家更快更早地從全球衰退的影響中恢復過來來源:中國新聞網

        “屋漏偏逢連夜雨”。這是近期全球經濟的真實寫照。

        一邊是歐美等發達經濟體“爆表”的通脹數據。6月美國CPI同比上漲9.1%,創40年來新高。歐元區6月CPI同比也創紀錄地增長8.6%。各國央行被迫大幅收緊貨幣政策以對抗通脹。另一邊,全球的糧食、能源、財政、氣候等多重危機疊加,部分國家民眾生計遭遇威脅。

        全球經濟怎么了?我們是否正在陷入衰退?就此,中新社“東西問·中外對話”邀請了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經濟學教授、副教務長芮博瀾 (Bala Ramasamy),歐洲知名電子元器件制造商普萊默(Premo)公司首席財務官費爾南多·戈麥斯(Fernando Gomez),與中新社經濟部主任魏晞展開對話。

        <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東西問·中外對話”現場。翟璐 攝

      中新社“東西問·中外對話”現場。翟璐 攝

        芮博瀾認為,全球經濟正走向衰退,這段糟糕的時期可能會持續12-18個月。能源等資源對外依存度較高的發展中國家所受到的沖擊或最大。為了降低經濟衰退帶來的影響,各國政府需要協作起來,共同采取行動。

        戈麥斯表示,經濟衰退的“癥狀”在夏季之后的幾個季度里會顯現出來。對于中國,他認為,盡管也會受到全球經濟衰退的影響——沒有國家能夠幸免,但中國政府會堅決、果斷地采取行動,中國將比其他國家更快更早地從全球衰退的影響中恢復過來。

        對話實錄摘編如下:

        “不公平的危機”

        魏晞:最近聯合國發出警告稱,我們正面臨數十年未見的生活成本危機,包括糧食、能源和金融等多個方面,全球經濟究竟出了什么問題?

        芮博瀾:現在全球可以說是危機重重。新冠疫情帶來的后果是生活成本危機,由于供應鏈中斷,商品的需求和供應之間出現了錯位。今年2月爆發的烏克蘭危機,又讓本已出現瓶頸的供應鏈雪上加霜,特別是在能源和食品市場上。

        這種生活成本危機,事實上是發生在不公平基礎上的危機——是中低收入國家的危機,而不是富裕國家的危機。富裕國家有能力支付更高的食品、能源等價格,但是中低收入國家卻難以為繼。最終的結果將是國家之間的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當前挑戰還會進一步惡化已經存在的問題,如:收入不平等、貧困、政治和社會不穩定等。

        戈麥斯:以歐洲市場來說,受新冠疫情影響,歐洲已經遭遇了超一年的經濟停滯。許多經濟領域都關閉了,亞洲與歐洲間的物流運輸以及一些制造業領域都遭遇瓶頸。這種供應鏈受阻,在某種程度上增加了制造業的價格和成本,這些成本最終傳導到其他的經濟領域,加劇了通脹和對通脹的預期。

        “創紀錄的通脹”

        魏晞:6月份歐元區CPI同比上漲8.6%,再創歷史新高,這對歐洲民眾的生活有什么影響?您有感受到通脹的壓力嗎?

        戈麥斯:通貨膨脹已經對歐洲企業和普通民眾產生了很大影響。首先是供應鏈的投入成本上升。隨著物價上漲,人們會對薪水上漲有更高的期望,以期補償部分失去的購買力,但這對企業的結構成本造成了壓力。其次是消費者的購買力下降,人們對投資和耐用品的支出下降,這又反過來影響企業的經營。

        芮博瀾:從根本上說,通脹發生是因為需求和供應之間存在缺口和滯后,供應無法跟上需求。這種缺口、滯后不斷加大,商品價格自然上升。

        資料圖

      資料圖

        “美歐等激進加息,讓發展中國家跟著遭殃”

        魏晞:今年以來,美聯儲已加息3次,歐元區也宣布7月開啟11年來的首次加息,這對控制通脹、降低生活成本有幫助嗎?

        芮博瀾:我們沒有很多工具來控制通脹,其中,加息是最常見的一種處理方式。但問題是:是不是太晚了?因為高通脹的危險其實從2021年年中就已經存在了。現在全球的通貨膨脹率已處于20世紀80年代以來的最高水平,于是美聯儲、歐央行在貨幣市場上采取了激進的(加息)舉措。

        但這可能會加劇一些發展中國家的通脹。在發展中國家,通貨膨脹的一部分是預期性通脹。但另一個更大的問題在于貨幣貶值。當美國提高利率時,資金會流出發展中國家,從而帶來發展中國家本幣貶值,進口就會變得更加昂貴。這意味著發展中國家不僅要承受因供需缺口而產生的通貨膨脹,還要承受進口型通脹壓力。

        而且不幸的是,發展中國家并沒有太多的手段來處理通貨膨脹,只能被動跟隨加息。付出的代價是,它可能導致嚴重的經濟下滑。

        “歐元貶值可能加劇通脹”

        魏晞:戈麥斯先生,人們還擔心利率上升會導致歐元急劇下跌。近期歐元對美元跌至20年來的最低點。你會擔心歐元貶值影響到公司在歐洲的業務嗎?

        戈麥斯:歐元貶值讓企業經營者和歐洲央行都措手不及。從理論上講,歐元貶值對歐洲出口商是利好,他們的產品在國際市場上將更具競爭力。但只要我們購買非歐元計價的商品,歐元貶值就會增加進口型通脹壓力,其中最為重要的就是天然氣和石油。因此,歐元貶值會讓歐洲的通脹狀況變得更糟。

        我的觀點是,目前市場的變化已經超過了歐洲中央銀行反應的速度。因此,貨幣政策是落后的。但即使歐央行提高利率,歐元對美元的匯率也不太可能會回到之前1.15、1.20的水平。而且,在一個高通脹的國家,匯率是多少并不重要,因為貨幣正在貶值。

        魏晞:面對這種情況,您認為歐央行手中還有“牌”嗎?

        戈麥斯:坦率地說,我不認為他們還有什么“牌”可打。最有可能出現的是情況惡化,歐洲在未來幾個季度出現經濟衰退。

        “全球經濟正在走向衰退”

        魏晞:全球經濟是否正走向衰退?持續時間會有多長?

        芮博瀾:我相信我們將進入經濟衰退,因為通過加息控制通脹是一把“雙刃劍”。不過,當我們談論這些糟糕情況時,必須記住它們不會永遠持續下去。如果情況糟糕的話,可能持續12至18個月。如果看過去50-60年發生的危機,平均來說,糟糕的時期大約會維持一年。

        戈麥斯:我認為,我們將在夏季之后的幾個季度里看到經濟衰退的開始。經濟衰退有一些負面含義,比如:高失業率、商業領域的損失、人們遭受痛苦等。但它最終是一種平衡。我們已經看到商品價格在6月份開始急劇下降。

        魏晞:如何應對全球衰退?哪些國家最危險?

        芮博瀾:我們所面臨的問題如通貨膨脹等是全球性的,所以我們需要的是全球性的解決方案。如果各國能夠走到一起,試圖共同找到一個解決方案,并在所有國家實施,將有助于解決問題,但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各國的情況不盡相同,但沒有人可以逃避現在全球面臨的問題。目前一個大問題是能源價格飆升,對于擁有自然資源的國家,或能更好地承受經濟衰退。而依賴能源等資源進口的發展中國家則處境更為艱難,比如斯里蘭卡。

        “中國經濟有望更快恢復”

        魏晞:您對中國之后的經濟和社會發展有什么看法?

        戈麥斯:我在中國生活了6年,對中國社會、經濟有一些認識。首先是韌性。我已經看到中國經濟非常快地從過去的幾波疫情中恢復。中國經濟的韌性是我們在其他許多地方看不到的。我對中國經濟的預期是,盡管仍將遭受這場全球經濟衰退的影響——沒有國家能夠幸免,但我很確定中國政府會非常果斷、堅決地采取行動。事實上,其中一些強有力的舉措已經到位了。中國將比其他國家更快更早地從全球衰退的影響中恢復過來。

        (來源:中新網微信公眾號)

      【編輯:葉攀】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天天亚洲欧美日韩